水却格吉文学>穿越小说>荒秽 > 番外7r蛋糕和玫瑰花
    今天是知名的高级甜品店,白雪蜂蜜的第一家分店开业的日子。

    贺清一整天都很兴奋,抱着手机不停地搜索着相关信息,施芸被迫和她一起看了剪彩直播,其实感到有些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贺清最喜欢的那间甜品店,其实是施芸的大学同学开的。合作很容易就谈下来了,这家分店由选址到装修风格都是由施芸来决定的,她也曾经问过贺清,要不要接受采访,作为店长或是投资者露脸,当然被贺清慌乱地拒绝了。

    所以施芸无法理解为什么贺清会感到这么高兴,作为这间分店的拥有者,贺清其实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特权,只是能让不提供外卖的这家店破例把甜品送到家而已。

    “以后可以吃很多很多的蛋糕了——”当贺清如此兴奋地宣言时,施芸确实地感受到了某种危机感。

    “要适可而止哦?”她轻飘飘地给出作为妻子的忠告时,看到贺清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灰暗了。

    施芸好像明白了什么,她用严厉的眼神望着贺清:“你该不会想把蛋糕外送当做正餐吃吧?”

    “没、没有……”贺清在努力装作没有这回事的样子,但她的演技实在很烂。她不安地瞥着施芸,不知不觉就又开始神游天外了。结婚纪念日也快要到了,贺清觉得这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,她想送施芸一点什么,却实在想不出能送什么。她上网查了好多好多的资料,但送妻子的礼物的范畴却还是逃不出传统的那几样——珠宝首饰,代表浪漫和Ai情的玫瑰花和烛光晚餐,还有充满心意的手工制品。

    贺清觉得,无论哪一种都显得非常老套。其实她本人是想试试送施芸玫瑰花的,虽然这是已经非常俗套的情节,但她还是想要尝试一次。然而……她担忧地望着施芸,总觉得自己就算要送花也该换一种花来送。如果她没有记错,她的妻子应该有着和玫瑰花相关的不太愉快的回忆。

    而施芸也正望着贺清,思考着该如何让贺清对蛋糕不再那么狂热。就算是使用部分替代材料的蛋糕,也少不了N油,吃太多的话,一定会出现健康问题的。她好不容易才把贺清养到各项T检指标都正常,如果因为蛋糕而前功尽弃,岂不是太可惜了?

    “……”贺清回过神来的时候,正好对上施芸的笑脸。

    她可Ai的Omega笑得眉眼弯弯,眼中带着几分兴奋,好看的眼睛闪着漂亮的、诱人的光。

    妻子笑得真好看,贺清本能地开始感到害怕。她眼睁睁地看着妻子慢慢地贴过来,扑到了自己怀里,温柔地依靠着她,觉得身T又有些发软了。

    “贺清?”施芸乖巧地蹭着她的锁骨,用清亮好听的声音问:“你还记得,再过半个月是什么日子吧?”

    贺清当然记得——这次她好好地记住了。她充满自豪地点头:“当然。”她期待地看着怀中的施芸,开始幻想对方会不会向自己撒娇说想要去哪里庆祝。

    “我做蛋糕给你吃,好不好?”